您的位置:

  »  第14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

第14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

发布时间:2020-12-18 13:40 作者:

第14章 . 「妈妈,我好想你」 我哭着,泪流满面,好像自己被关进了天地间的清冷牢房里,抓着铁青色的冰冷铁窗,手中锥心刺骨的痛,冷到心房,可眼前看到的一切,让我更加的心痛。 我的妈妈,形销骨立,清艳无比,那诱人白皙的躯体,如今却是赤裸裸地蜷缩在地上,就在我的对面,一双玉臂紧紧抱住腔留下鞭痕的雪白饱满的大房,绝世俏脸清泪直下,哀怜地看着空洞的前方,喃喃地轻柔叫道:「逍遥,你在哪儿」 「啪」 一条黑色的竹条打在妈妈蜷缩着,向后翘起的丰圆美臀上,立刻在那凝滑雪白的臀上留下一条红色的鞭痕。妈妈感樱唇「啊」的惨叫一声,可怜楚楚地更加蜷缩起来。 执鞭的人走上来,是那个满面凶恶的爸爸,全身赤露,挺着黑半软的大,垂头丧气地耷拉在双腿间,冷地邪笑着,满嘴黄牙呲开,抓起妈妈的头发,将妈妈生生的提起来,痛的妈妈微微颤抖起来,无力嘶喊着,推拒着爸爸的壮黝黑的手臂。 「放开我,放开我,你这样对我,逍遥回来不会饶了你的。」 妈妈如无助的小鹿一样,被雄哥的大狮子抓住戏弄,美目惊恐万状,痛苦万分。 「那个小畜生他早死了,他和那个小寡妇早就勾搭上了,村里人都知道了,他坏了我的名声,死有余辜。你自己还不清楚么那不是我的亲生儿子」 爸爸此话喊出口,妈妈登时放松了挣扎,瞪着美目,愣住了。 十六年前的一幕,在她脑海里悠然闪现 「他丢尽我的脸,你也是,我成了武大郎了,别人玩过的女人嫁给我,老子窝囊了一辈子,如今他死了,我可以让你给我生一个,我自己的儿子,我不想杨家断子绝孙,臭婆娘」 爸爸说着,却是把妈妈一下子摁在我的面前,那个冰冷的牢门前,可是妈妈却是像俏脸贴着墙壁一样,没发现我的存在。 「啪啪啪」爸爸的黑大手在妈妈雪白挺翘的艳臀上打了几个巴掌,打得妈妈屁股蛋颤抖,圆润的双腿站不住了,无助地痛呼几声。 「贱人,天生就长着个勾引男人的骚屁股,难怪刚结婚你就有了孩子,还有那个无毛的白虎逼,你天生就是克星,我就是因为娶你,遭尽了村里人的白眼,说我把克星取回来了,,你个贱货,老子干死你。」 爸爸把住妈妈的大屁股,鲁地把妈妈硬是往我这边挤,挤得妈妈的吹弹可破俏脸肌肤通红。 「啊」 妈妈仰头,美目禁闭,泪水泉涌,那个虽然生过我的紧窄腔道,在毫无前戏的情况下,加上惶恐,紧张,禁闭的腔道,被爸爸黑的大一下子贯穿了。 「妈妈不要,不要这样对我妈妈」 我无助地在这个虚无的牢房里找出口,但是找不到,只好隔着牢窗,轻轻地抚着妈妈受伤的俏脸。 「嗯嗯嗯,贱人,太紧了,我就怀疑那个孽畜是不是你生的,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紧呢,啊,太紧了。」 爸爸凶悍地把住妈妈的大屁股,黑却是长距离进出,爽得爸爸嘶嘶呼凉气。撞得妈妈此时变得粉红的嫩臀,屁股蛋一颤一颤的。 「妈妈,我在这儿,不要怕,妈妈。」 「额额额,我,你轻点不要这样对我,当家的,我」 妈妈突然在痛苦扭曲的神情里呆住了,她面前的那堵冰冷的墙壁好像能感觉到我的存在一样。 妈妈在爸爸的冲撞下,热泪啾啾涌出来,玉手轻抚着墙壁,正好和我抚她的脸的手对上了,妈妈热泪中,却是任凭爸爸鲁的冲撞,丰满的娇躯任意颤抖着。 「说那个孽畜是谁的孽种说啊」 我的所谓的爸爸把住妈妈丰满的艳臀,大手噼里啪啦的在妈妈的艳臀上打着,刚刚冲刺十几下,就已经虚汗涟涟,累的气喘吁吁。 她麻木了,她也好像看到我了,她也笑了,笑得那么美,那么凄凉,但是在她看来,那只是一堵墙壁,轻轻的那只玉手就停在那里,他没有回答爸爸的问题,忍着痛,但是那却不是很痛的样子。 是啊,背后奸她的那个男人那么丑陋,儿子生下来就像个小粉球一样可爱,长大了可一点不像那个黑乎乎的丑男人,孩子是谁的她也说不清楚,但是,她不是那种水杨花的人啊,可是莫名其妙的,成亲之夜,这个黑的男人却发现自己处女膜还在,被这个男人撕心裂肺的撕破那一层贞洁的膜,而且还是个白虎。 可是成亲之前一个月,娘家发现妈妈呕吐不止,外婆有些经验,意识到是怀孕了,检查处女膜没破,可是就是怀孕了,娘家人感到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,于是赶巧了爸爸是村里年纪大的光棍汉,爸爸说对了,妈妈这么个大美人,命运多舛,他就是当了武大郎,他也感觉妈妈结婚后几天不吃不喝的,整天哭。 妈妈的苦难是因为怀上了我,妈妈心里唯一的幸福就是生下了我,爸爸怕丑事传扬出去,没敢声张,从那开始,妈妈就忍受着暴力。 难道儿子就是上天赐给她的情人么只有儿子会心疼她,爱护她,想到这些,妈妈沉醉了,好像我就在眼前。 「逍遥」 轻柔的呼唤,像是甘露一样流进我的心房。 我惊喜无比,马上要用手抓住妈妈的手,但是抓不住。我试图呼唤妈妈:「妈妈,我在这儿,看到我了么」 妈妈却是眯着眼睛,身躯被爸爸撞的一颠一颠的,她不在乎那些,只是那只手按在墙上,「逍遥」 我空欢喜一场,瞪大眼睛,泪水直流,妈妈看不见我 但是能感觉是我,母子连心,她就是在爸爸这么鲁的奸下,感觉出自己的儿子还在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。 「啊啊啊,贱人啊,忍不住了,你这个贱人,干死你,干死你。」 爸爸的耸动更加激烈,看来妈妈是太紧了,他坚持不到三分钟以上,加上他也上了年纪,在外面乱搞女人,自己的力不济,他不能满足妈妈的需要。 妈妈任由爸爸的冲刺,虽然身子颠得厉害,但是她就好像没人在她后面把住她的大屁股,长进出她紧窄的腔道,她沉醉了,此时因为害怕惨白的俏脸,这时候,却是涂抹上一层女人和自己心爱的人交欢,而显现出来那一种欢爱高氵朝后的红潮。 「逍遥」 妈妈柔若无骨的玉手蜷缩起来,紧紧闭上美目,突然感的小嘴张开了,以前痛苦的呻吟变得沉醉,变成了诱人的呻吟,好像在后面那鲁的奸变成了一个深情的入,让她颤抖,让她痴迷。 「额啊」妈妈脚尖垫起来了,大屁股努力后翘,那盈盈一握的柳腰塌下去,扭动着丰美的大屁股,紧窄的腔道开始蠕动起来,紧紧的夹住。 「逍遥额」 妈妈好像高氵朝了,两只玉手攥紧了,俏脸紧紧贴在墙上,紧紧夹住爸爸的黑,腔道里的嫩急速蠕动起来,连同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。 「啊,贱人,别夹这么紧,我还要多干你一会儿,啊啊,贱人啊。了。」 爸爸呼哧呼哧地耸动的力道随着妈妈的夹紧变小了,一下子脸上的肌扭曲着,仰起头来,紧紧攥住妈妈的乎乎的屁股蛋,就此喷。 「啊嗯,逍遥」 妈妈闭上眼睛,双手颤抖,后翘的大屁股摇摆起来,嘤咛一声,头埋在攥紧的拳头里,一下子高氵朝了。 「妈妈,妈妈。」 我欣喜得泪流满面,妈妈是想我的时候高氵朝的,她不在乎爸爸这么无情鲁的奸,只要想到我,她就高氵朝了,她深深地想着我。 妈妈颓然倒下来,侧躺着流下了欢爱高氵朝后幸福的笑,嘴里还是喃喃地叫着:「逍遥」,艳臀微微颤抖着,夹在艳臀中间的粉嫩洁白的白虎里啾啾流出了爸爸的稀薄来,大多还是妈妈好久没有高氵朝后,出来的爱。 我心中恨爸爸的同时,也鄙视地笑了,爸爸乱找女人,做多了,质量也不行了,他还想让妈妈给他怀上孩子,痴心妄想。 「呼呼呼。」 爸爸一屁股坐在地上,喘着气,他很是奇怪,妈妈从来没有在他奸的时候高氵朝过,更何况这次他做了也就三分钟,妈妈那副不情愿的样子,不可能出现高氵朝。 他奇怪地看着那堵墙,我惊讶地看着爸爸的脸,爸爸隐约也挺听到了妈妈口中的呓语,难道我回来了么不可能,富不会骗他的,他的儿子确实死了。 「贱人你在外面还有男人么背着我你还有男人你这个贱人,我打死你,天生就是个婊子。」 爸爸站起来,捡起地上的黑色藤条,手起鞭落。 「啪」又是一鞭子,妈妈却是不像以前那么撕心裂肺的喊痛了,只是丰满的娇躯轻轻一颤,闭上眼睛,嘴里还是叫着我的名字。 「不要不要打我妈妈。」 我的牢房好像塌陷了,时空方佛碎裂,我惊恐地看着一切的变化。无助的挥手要抓紧妈妈的手,我不能让爸爸再这样对妈妈了。 但是自己却是无力做到这点,妈妈慈爱的眼神越来越模糊,离我越来越远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「啪啪啪」 鞭子还是在响着,打在一个娇嫩的体上。 「啊娘,不要,娘,我好疼啊,不要打我了。」 一个清脆娇嫩的小女孩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带着哭音和痛苦的声音。 我睁开眼睛,看见我躺在床上,神倒是恢复了,可是床底下看见一个蜷缩着的娇小躯体,赤裸着身体,身体上到处都是鞭痕,抱着娇躯,可怜兮兮地看着执鞭之人,执鞭的人却不是爸爸,是我的那个所谓的娘。 「小畜生谁让你喂你哥哥喝药的想和老娘抢男人,你就是个孽种」 娘像个愤怒的夜叉,挥起鞭子又是几鞭子。 雨儿痛得往我的床上躲,看见我坐起身来,一下子委屈地扑进我怀里,哇哇大哭,泣不成声了:「哥哥,哥哥,娘打我,娘打我。」 我有些生气了,一手接住娘落下来的鞭子,夺了过来,扔到一边,看着愤怒的娘说道:「娘,怎么了打雨儿做什么你疯了」 雨儿终于看到有人给她解围了,委屈地钻在我怀里,像一只受伤的小猫,我抚着雨儿的头安慰她说道:「别哭,有哥哥在呢。」 娘冷哼一声,看我醒了,也是高兴,白我一眼说道:「你可算醒了,这个小畜生,无法无天了,敢和我顶嘴。」 我有些不满了,看着娘说:「现在天下都是你的了,你还不满足么雨儿也是你亲生女儿,你怎么狠心打她呢」 娘瞪了雨儿一眼,雨儿吓得不敢看娘,又钻进我怀里,把我当唯一救命稻草。 娘爬上床,抚着我的脸说道:「你醒了就好了,娘这气也消了。」 拉了一把雨儿说道:「滚下去还不快给你哥哥拿吃的。」 雨儿却是还怕娘打,钻在我怀里不动。 「你」 娘又生气了,举起手就要打。 我不耐烦地说道:「好了,娘,你再敢打雨儿,我就」 想起娘的凶悍,我心里也有一点发怵。 「你想怎么样」 娘威严地看着我问道。 我躲开娘那双威厉的丹凤眼,轻哼一声说道:「没什么,娘,不要打雨儿了,好么」 娘微微一笑说道:「好,都听你的。」 看看雨儿变了脸说道,「看在你哥哥面子上,饶了你,以后听话点,知道么」 我说道:「好了,好了,我饿了,娘。」 娘这才点头说:「好,娘给你做吃的去,那些下人笨手笨脚的,娘啊,亲自给你做。」 说罢,下了床,扭动着她包裹在兽皮下那个让男人疯狂的大屁股,摇曳着,故意回头媚眼一笑,好像在暗示我,她憋了好久勒。 我的欲望给娘的无理取闹湮灭了,搂住雨儿,抚着她受伤的小屁股,雨儿的小屁股一颤,泪盈盈地抬起头看着我说道:「哥哥,好疼。」 我低头吻吻雨儿的嘴唇说道:「有哥哥在,娘不敢打你了。」 雨儿盈盈又哭了,埋在我怀里嘴里只是叫着:「哥哥」 娘为什么打雨儿呢我不明白,但是那天她说雨儿是个孽种,难道雨儿不是她生的么 雨儿毕竟年纪小,杏眼迷离的,被娘打了,这时候神恍惚,看她神不大好,估计是因为我的缘故,她没睡好觉。 我心里一阵的感动,雨儿和风儿一样痴情,我真的觉得对不起风儿啊。 雨儿不知不觉睡着了,我爱怜地看着她,轻轻把她放在床上,在她小脸蛋上吻了一下,猛然发现,雨儿和风儿闭上眼睛,那鼻子,那眉毛,那小嘴唇惊人的相似。 我看她光溜溜的娇小身躯在床上,乖巧的两条修长小腿交缠着,那腿间的粉嫩饱满牝户若隐若现的,看得我一下子胯下直了,伸手进了雨儿的双腿间,在她饱满的娇小白虎嫩上抚着,自己已经睡了好几天了,体内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股欲望,发泄不尽,等不到在玩弄她的户了,我迫不及待地分开了雨儿的双腿,大狰狞雄壮,顶在雨儿的粉嫩缝上。 雨儿扭了扭身子,说着梦话:「哥哥,你要好好的,雨儿好想你。」 我一下子停止了这猥亵的动作,放下了雨儿的双腿,重新吻了吻雨儿的小嘴,欲望没了,有的只是温情,给雨儿盖上金丝被。 可是自己的胯下涨的难受,听见娘哼着歌在厨房,我灵光一闪,这个凶悍的娘,还以为我怕她,自己的欲望正好要发泄在她身上,让她尝尝被奸的滋味。 我挺着,走进厨房,娘手中有一把雪芒变成的菜刀,在案板上「当当当」的切着一个鲜红的凤头菜,站在那里亭亭玉立,艳臀圆翘,随着切菜,她前的暴涨欲出的房摇曳着,如果她不是那么凶悍,也许是个好女人,但是一切都变了。 娘的嘴里还唱着:「凤凰山哟,鲜红的凤头菜哟,美滋滋的心哟,给心上人做哟。」 我一愣,热泪盈眶,五内热流激涌,这不是以前妈妈做饭的时候常常哼的歌么难道这歌也流传下去了 心中顿时对那个真正的妈妈更加想念起来。她还忍受着爸爸的毒打和蹂躏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还是时空之门被我的思念穿破了,竟然看到了真实的妈妈。真想立刻回去,拯救妈妈,让她一辈子不受欺负,做我的女人。 想着,眼前这个艳妇和妈妈一模一样,就是格太强悍,妈妈那么温柔,她不能和妈妈比,我决定用自己的征服她,让她不要再嚣张,不要在这里辱没妈妈的容貌。 我欲火大盛,我走过去,从后面轻轻抱住娘的丰满艳熟的躯体,大却是顶在娘柔软的艳臀上,大手抚着娘那对摇曳的大子。一股熟妇的香气冲进我的鼻子,熟悉的味道,妈妈的味道啊,我大嘴含住她的晶莹耳垂,揉捏起她的大子。 「啊」 娘被吓了一跳,手中雪芒不见了,转头看见是我,微微一笑,被我突然袭击,猛然俏脸通红,呻吟一声,玉手按住我揉捏她柔软暴涨的大子,「别闹,坏小子,娘给你做饭呢。」 我抱住这又熟悉又陌生的丰满艳妇,揉捏着子,喘着气说道:「一醒来就像要娘,你做你的,我做我的,不耽误什么。」 娘舒服的仰起头呻吟起来,娇喘吁吁地说道:「啊坏小子,还说不耽误呢你这样轻薄娘,娘怎么做饭呢你那个大子顶的娘大屁股痒痒的,娘哪有心思做饭」 我疯狂地舔吻娘雪白的脖颈,揉捏大子的手更加用力,轻轻挺动腰部,大不停地撞击着娘的柔软大屁股,娘情欲已动,扭动着大屁股也在我的大上磨蹭着,嘴里「嗯嗯嗯」的说道:「娘都给你,娘也憋了好几天了,就是想你,想我的儿子。」 我推开娘遮蔽在前的兽皮,一对雪白饱满的大子呼之欲出,被我这一拨弄,大子在腔摇曳得更厉害了,被我大手抓住,柔软而甜腻,揉捏着,像一个艺术家一样,把娘的大子揉成各种形状。 「啊儿子,娘受不了了,使劲儿捏娘的大子,对,娘更想你那个大子进娘的里面去,然后捏着娘的大子,啊,啊,轻点,这几天这里涨的厉害,好久没要了,你要捏爆娘的子啊。」 娘的丰满艳臀扭动更厉害了,到处追逐着我坚硬给她顶撞的快乐。 我舔吻着娘的脖颈,娘转过头,被我的大嘴封住了樱唇,大舌头撬开她的贝齿,找到娘的香舌,疯狂交缠。手指捏住娘高耸起来的头,细细地撵着,揉着。 「嗯嗯嗯,儿子,捏娘的子都这么舒服,娘要更舒服的,快进来。」 娘离开我的嘴,主动把兽皮撂在了腰部,在自己无遮蔽的娇嫩美臀接触到自己儿子火热的大的时候,「啊」旷日持久的一声呻吟,让娘撅起了大屁股,手扶在案台上,轻摇着大屁股说道:「儿子,进来,娘要,给娘好么」 我放开了娘的大子,双手上娘的屁股,大手一分,分开娘的乎乎的屁股蛋,把埋在了屁股蛋里,一边揉捏着娘的屁股,一边却是挺动着大在娘的屁股里穿梭,和真正的妈妈也这么玩过,我很想念妈妈,和怀念在娘丰圆的大屁股里镶进异那火热的,像是和妈妈那样,触着她的丰满体,大紧贴着本来禁忌的部位。 娘摆动着大屁股嘴里「啊啊」叫个不停,像一只哭泣的小猫一样,但是这不能满足她的欲望,扭动着屁股埋怨地说道:「儿子,屁股蛋有什么好玩的,进去,进娘屁股蛋里的那个包子,娘好想要啊。」 我嘿嘿笑了,在厨房,一个艳妇撅着屁股,扶着案台,扭着屁股要自己儿子进来,好像要和真的妈妈交欢了。 「啊娘,你的屁股真柔软,乎乎的,儿子好舒服,娘,以前儿子糊里糊涂地就进你那里,没玩过你的屁股,今天让儿子玩一下你的屁股,好么」 娘扭动着屁股,不安地扭动着,那屁股雪白丰满,扭动着似乎在寻求着快乐。 迷情意乱地点头说道:「娘都给你,玩吧,娘的整个人都是你的,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」 我抽出来,揉捏着娘的大屁股,低头,一股熟妇香让我欲罢不能了,我张开嘴在娘的乎乎的屁股蛋上轻咬着,每咬一下,娘就「啊」的叫一声。舌头伸出来在娘凝滑如玉的屁股蛋上舔着,吻着,每一次轻轻舔弄,咬噬,都让娘兴奋地屁股左右摇摆。我咬完一边,换另一边,整个屁股蛋上都是我的口水。 娘双腿颤抖了,扭动着屁股,看我久久不她,转过头来,媚眼如丝,轻柔地叫了一声:「无名,我的好儿子,来呀,快进娘的里面。」 我揉捏着娘的屁股蛋,摇摇头说道:「不,娘我要玩你的包子,娘,你知道你屁股蛋之间那个诱人的包子叫什么」 我得要教教娘一些我那个时代的知识了。 娘毕竟是个女人,俏脸一红,扭了扭屁股,摇摇头说道:「你坏小子,你玩就是了,别问那么多好么娘,不知道。」 我一愣,这个娘是怎么回事,一会儿是个强悍的女强人,又是个欲望极强的荡妇,任自己所谓的儿子玩弄都心甘情愿,但是一会儿又像个贤妻良母,羞答答的,搞不懂她。 我嘿嘿一笑,搞不懂她,就用搞她,总能明白的,狠狠地分开娘乎乎的屁股蛋,一副绝世名器展露在我眼前,饱满丘像极了一个花骨朵,鼓涨涨,乎乎的,白净而粉嫩,没有一丝的杂质,好一个完美干净的少妇,想不出她已经生了两个孩子,没有一丝的沉色,肥厚的大唇随着兴奋半掩半闭的,狭长的缝里面的嫩粉红粉红的,湿漉漉的有一滴挂在她唇口上欲滴不滴的,让我看得眼直,咽了一口唾沫,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一个成熟女人的户,而且还是一个白净无毛的嘟嘟的户。 这个时代的女人也懂得私处保养么她这么干净,我都不相信她是生过孩子的人了。 我看得出神了,一股带着成熟女人骚媚的气息,还有一股奇怪的异香扑进我的鼻子来,我突然发现,娘的屁股扭动的厉害起来,颤抖的双腿,那屁股蛋开始紧紧缩起来,带动了粉嫩的唇一张一合的,娘的头埋进了双臂间,带着哭音说道:「不要看了,儿子,你可以糊里糊涂的娘的那里,但是不要这样让娘受到羞辱,娘是个女人啊。」 我一愣,这么凶悍深沉的娘,也有女人的天,她也害羞,更何况,他是我的娘,生我养 . 分享链接:http://01ooo.com/html/article/index7007.html
上一篇:第15章1_妈妈的乱欲小说 下一篇:第13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