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  »  第03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

第03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

发布时间:2020-12-18 13:39 作者:

第03章 . 夜深人静,偶尔,传来某户村家的狗吠,旺旺的叫声打破了这个宁静祥和的村庄,夜,从来就是触动人们内心孤独的那颗种子,孤独的人,总是在夜里想象着隔壁那娇美幽怨的小媳妇,小寡妇,能不能趁着天黑,把美人拉进黑暗的角落,压在兽欲汹汹的男人躯体下来,挺动那虎狼般的黑屁股,那勃胀到极点的男,刺入小寡妇那久旱未雨的蜜壶里,享受着美人无助和恐惧的挣扎,还有那紧张有些干涩的嫩紧夹着男的快感,美人小手在禽兽的背上的捶打那是何等的无力。 男人,仰天长吼一声,发出人类最原始的快感呼声。 直到男人雄扑鼻的喘息急促,在紧张和兴奋下,罪恶的种子无情喷在小寡妇那鲜嫩的身体里,然后嘿嘿奸笑几声,意犹未尽地一美人的红肿的蜜壶,提裤子走人,留下可人蜷缩在角落里呜呜咽咽,颤抖着,下身撕裂般地痛,心更痛 在农村,人保守,发生这种事情,小寡妇一般不敢张扬,张扬就爆开,成了新闻,小寡妇本来就是非多,如果发生这种事情,罪不至于是女人的,也是女人的。 古代,要男女浸猪笼。为什么要女人寂寞,男人为什么那么坏,毁了世界,毁了世界这份美。在男人眼里,女人,是上帝准备给男人最鲜美的礼物,你可以爱她,可以蹂躏她,最终男人得到的还不就是那十几秒销魂的喷么女人得到了什么 我在二虎家约了几个伙伴打了几个小时的扑克,回家路上,路过村上的早已经被遗弃的「贞洁坊」,村上人都说那是个不祥的地方,没人敢靠近这个地方安家落户,还听说,这里黑夜里还闹鬼,晚上偶尔就听见里面有女人哀怨的哭声,和撕心裂肺的喊叫。 这里是禁地,族长命令村民们用石头砌了一堵高墙,不许任何人进去,如果发现,按族例严惩。我们这里太偏远,现代文明还没有完全在这里开化,村民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不让碰的东西,绝对不敢去冒险。 我路过这里是因为回家的必经之路,虽然接受现代教育,不迷信,但是心里还是不由得发怵。去年,王家的寡妇就赤身裸体地死在这里面,那晚路过的村民都说里面有女人哀怨的哭声和痛苦的喊叫声,没人敢去探个究竟,以为就是闹鬼。 所属镇的派出所来过,鉴定是一桩奸杀案,要求进贞洁坊里去查探,但是族长不允许,手里的金龙头拐杖在派出所所长的头上敲了三下,那眼神我现在还记得,那么幽厉绝望和可怕,死也不许公干人员进去探查。 这里是少数民族地区,族长就是这里少数民族的首领,这里有这里的传统和规矩,而愚顽的旧传统已经深蒂固,村民们在族长的号召下,举着锹,拿着刀,逼着派出所的人仓皇逃走。 镇书记也来做过思想工作,族长面无表情地对书记说了一句:「请你们汉人,请党尊重我们的习俗,我们有自己的规矩,不许任何人手,除非全族人都死光了,不然,老夫会誓死捍卫」 书记没办法,只好作罢。加上王寡妇的死,死者家属也不追究,只是说王寡妇的报应,派出所没有继续深究。这就成了一桩无头案。 所以,在我们村里,寡妇和离开男人的女人都被视作不详的女人,遭到百般歧视。 这就是为啥,妈妈这十几年了还忍受爸爸的暴脾气。她不敢,不敢给娘家丢脸,不敢让村里人看不起她。一直就这么逆来顺受的。 我站住脚,不由得望着比我高一米的这堵墙,心里不由得冷冷的一凛,一股寒气好像透过后脑吹过来。我「咕嘟」地咽了一口唾沫,妈妈平时警告我,不要靠近那个地方。我正要拔腿就走。 只听见高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哭声,空荡荡的,周围也没人烟,我脸色煞白,虽然受过教育,但是碰到自己身上,我就手足无措了。 「妈呀」 我一声喊叫,拔腿就要跑,但是腿好像不受驱使一样,又酸又软的,跑了几步,隐隐约约听见一声男人的尖啸声。 「不要放开我」 女人的声音时远时近,无助和凄厉,让我更加的害怕起来。好像很熟悉一样,我一下子感觉这里面不简单。跑了几步,扶住一棵树,喘着气,也没想多逗留,赶紧回家吧,吓死我了。 这时候,只听见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,特别响亮,女人「啊」的一声喊叫,好像越来越近了,啊呀,妈呀,赶紧跑吧。 黑不隆咚的,我只凭着记忆跑了几步,看见一个白影从前面迅速地移动过来。 吓得我脚都软了,跑不动,我都快哭了,第一次遇鬼了 转身就向相反的方向跑,也不看地下有什么,一个跟都把我绊倒。 我欲哭无泪,那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滋味不好受,两手发麻,趴在地上起不来,转头看见那白影离我很近了,我完了,我嘴里不由得叫着:「妈妈」 呜呜地哭起来,但是怎么也走不动了。 「啪」的一声,有什么东西被我绊倒了,我往前一看,那白影就伏在前头微微蠕动起来,我已经面无人色,突然听见前面白影微弱地伸出手说了声:「救我」 是个女的,女鬼会让别人救他么常听大人们讲鬼故事,说女鬼会把人吃掉。 再说听着这声音也很熟悉,我好像哪里听过一样。 壮着胆子,身体发抖,也不顾疼了,爬起来,缓缓靠近那白影,白影艰难地爬起来,看见一个黑影靠近了,看来她看见我是个人了,慢慢挪动着身体,突然抱住我的腿,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。 慢慢地看那白影抬起了头,此时月牙从云中探出头来,借着微弱的月光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,在靠近一看。 「秋香姐」 是秋香,她怎么黑天半夜的穿个白衣服出来吓人啊。 我马上扶起她来,搂在我的臂弯里,低头看秋香花容煞白,看见是我,玉脸上上划过两道清泪,在月光下,何其凄美。流着泪欣喜地抓住我的手叫了声:「逍遥,是你,救我。」 我心疼不已,一阵冷风吹过,掠过我的头发,我向后一看,一个黑影站在身后的不远处,好像是穿着黑大衣的黑斗篷,遮住脸,看不清是谁。 我被秋香这么一吓,已经到了恐惧的极限了,刚知道「女鬼」是秋香,放在肚子里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上。全身发抖起来,鼓起勇气问了声:「你是谁」 那黑影不说话,就站在那里。 秋香的手心出汗了,紧紧抓住我的手,颤抖地说道:「是鬼,他是鬼」 不说还好,这一说,我差点瘫倒在地上,秋香是亲身经历的人,她说是鬼,估计就是鬼。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既然遇到了鬼,躲也不是办法,干脆面对吧,颤声对那黑影说:「你是鬼就了不起了啊我们都是好人,秋香姐是一等一的大好人,她没有做什么坏事。」 说完我突然想到白天的事情,秋香撅起小屁股好像是从了富一样,她怎么那么容易从了富我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是一年前的王寡妇听说就是和男人通奸了,第二天就死在里面了。 我低头看看秋香,秋香清泪直下,摇摇头,把脸埋在我的怀里,嘴里喃喃地说:「报应,是报应。」 那黑影站在那里像个木桩子一样,一身寒气,我知道理亏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秋香握住我的手说道:「逍遥,你是个好孩子,我我其实你让我跟他去,这是报应。」 我气狠狠地搂住了秋香说道:「不许胡说错都是男人的错,不是你的错。」 我向黑影说道:「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秋香姐那么好,不是她愿意要被人欺负,那个下流男人那么坏,你怎么不去惩罚他我告诉你,今天,你想带走秋香姐,先带走我,我不会把秋香姐让给你。」 黑影在黑夜深空中深深长啸一声,还是站着不动。 秋香看着我簌簌流泪,紧紧抓住我的手。 我头一次发现自己那么有男子汉气概,对着黑影说道:「滚总有一天我会查清你是谁,你不要太嚣张,快滚」 我也就是壮着胆子说的,心里害怕,黑影扑过来给我们两灭了,我也没办法打斗,不清他是什么东西。 黑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我扶起秋香来,两人都被绊倒过,腿有点不利索,两个人四条腿,顶一个人走路。 我还是不敢朝黑影的方向走去,虽然那里才是我回家的路,但是我想我绕道回吧。 边走边往后看着黑影有没有追过来,黑影仗着周围没人,他竟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,也没追来,只是站在那里,像一尊墓碑一样,透着森森的气息。 等离得远了,我才放下心来。看看秋香,她牢牢地抓着我的胳膊,怕我跑了一样。低头也不言语。 渐渐的等听见有狗吠的声音,我想在人气旺的地方,黑影不敢追过来。 越走离家越远了,反正我爸要收拾我,不如不会去,如今美人在抱,我也不感觉却什么,就是怕妈妈担心我。 我们走累了,坐在村头的一块青石板上,这里平常晚上没人出来,周围也没有村户什么的,农村人不像城里人那么爱逛,一到晚上都守在自己家中。这时候出来的瞎浪的不是鬼,就是贼人。 我撩开秋香的披散头发,问道:「秋香姐,你不是在花圃么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」 秋香瑟瑟发抖,哭出来了,也不说话。 我着急地问道:「你说呀」 秋香擦擦泪说道:「我我害怕,不敢说。」 我说道:「现在安全了,你说吧。」 秋香说道:「你走后,我吃过饭,就睡了,睡梦里感觉有人在我。可是怎么也醒不来。等我醒来就到了那个地方。那个东西,他是鬼。」 秋香说着抱紧身子,继续说道,「他给我穿上白衣服,对我说,不要怕。我们都是鬼,这世上没有人,人都死了。我当时很害怕,拼命挣扎,他撕我的衣服,他的手好冷好冰凉,他是鬼,他是鬼」 秋香说着捂住脸呜呜地哭起来,我把秋香搂在怀里,秋香抱住我呜呜咽咽的委屈哭起来。哭的我心里觉得凄凉。这世上没有人,都是鬼。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秋香抱住我,哭了很久,我们坐了好久,我低头轻轻吻上她的小嘴,秋香嘤咛嘤咛一声,躲开我,羞红了脸。 我抬起她的下巴,秋香梨花带雨的脸,在淡淡的月光下,那么娇美。 深夜,男女的情欲不同寻常。秋香想要躲,躲了几次,抓住我的手说道:「逍遥,我不是个好女人,我不配你这样。」 我笑说:「谁说的我可没说。」 看着秋香轻薄的白色纱衣包裹的玲珑躯体,她想是在睡觉的时候被抓走,只穿着包裹着紧绷绷小屁股的内裤,透露着雪白肌肤的娇躯,水蛇一样扭动着靠在我怀里。 我这时候又想起白天的秋香,那雪白的小屁股撅起来,夹在中间的光洁无毛的女人部,让深夜的我这时候裤子里的空前的勃起来。 加上秋香身上那股特殊女人的异香,和妈妈熟女的女人香不同,好像更适合我这个年龄的人来享受,不由得大慢慢顶起来,成了一个小帐篷,秋香的脸正好对着我的裤裆,看见我的裤裆缓缓的顶起一个帐篷,马上明白了,但是毕竟是个不经人事的处女,一下子慌了,俏脸埋在我的怀里,小拳头打了我一下。 我嘿嘿地笑了,拉起了秋香的手,凑近秋香的脖子,一股处女异香让我的荷尔蒙洪水般的涌到上,此时硬的像铁一样,被束缚在裤子里,憋得我好疼。 我不由得喘着气,手放进了秋香的白纱外衣里,轻轻捏住穿着内裤的小屁股,小屁股由于受到惊吓的缘故,加上这时候有些紧张,紧绷绷的,像一块冰激凌一样,让我火热的手不由得感受到了清凉。兴奋地不由捏住她一瓣柔软的屁股蛋。 秋香惊得「啊」一声马上按住我的手,轻声说道:「不要」 我也许是第一次调戏美女,平时在妈妈身上那只不过就是母子之间的亲昵,这时候在这个有些陌生的美女面前,不禁心中的兴奋和那种冲破罪恶束缚的快感喷薄而出,加上眼前又浮现妈妈肥嫩的大屁股,那种欲罢不能,而又非常想得到的急切,让我想象着,我把这个俏美小寡妇摁在青石板上,笨拙地撕开她的衣服,把内裤拨开,让我的大生生的进去,该有多爽啊。 我有些颤抖的声音在秋香的耳边轻轻说:「秋香姐,我想要你。」 秋香「嗯」一声娇吟着,使劲摇头说道:「不,不能在这里,逍遥,姐喜欢你,但是,你不能这么轻薄姐姐,姐迟早是你的人,你急什么」 我呵呵笑了,心中大慰,更加爱怜这个小寡妇,她不让我这样轻薄她,我不敢放肆,看来她对男女之事很陌生,这样让我作为一个男人,心里更有挑战感,越是得不到的东西,越想得到,我会等她的。 我感觉自己的要爆炸了,马上站起来,揭开裤带,说道:「让他出来透透气吧。憋死我了。」 秋香惊羞的「啊」一声闭上眼睛不敢看。 我又坐在石板上,在月光下,大高高翘起来,隐隐冒着热气。又一次想起秋香的那个光洁无毛的户,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摁到这个美人,狠狠入她的白虎里。但是我觉得那样对她不公平。 我拉起秋香的无骨般的小手,放在我的上。秋香触电般地缩回了手。我要调教这个对男女之事空白的像张纸一样的处女。 我有硬是拉过来她的手,让她握住我热气腾腾的大,秋香挣扎了几次,最终还是握 . 分享链接:http://01ooo.com/html/article/index6996.html
上一篇:第04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 下一篇:第02章_妈妈的乱欲小说